媒體報道


平台推低价竞争是大忌,医美行业应该“小而美”

[ 亿欧导读 ] 亿欧整理了医美行业三个创新方向:①提高从业者间信息交流效率;②医疗机构的发展要信息化,利用大数据来做生意而不是广告营销;③医美行业发展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和医美黑市的斗争,公立医院未来会退出医美市场。

8月26日,医美APP美黛拉及其旗下行业垂直媒体医美报道主办的“医美行业创新论坛“在北京举行,亿欧受邀参加。

论坛上,美黛拉创始人兼CEO赵莹、重山资本创始合伙人孙超、香港医思医疗集团执行董事兼常务总裁李嘉豪、台湾玥颜健康咨询管理公司CIO陈易升、韩国BL整形外科皮肤科医院代表院长李成夏、北京联合丽格董事长李滨、杭州静博士美业集团董事局主席楼剑锋 、上海Phiskin芙艾医疗CEO亢雅君、广州妍希美容医院总经理王艳、北京亚馨美莱坞医疗美容医院院长张海明等人就医美行业创新之路该如何走进行了相关主题演讲,亿欧整理了部分内容以餮医美从业者。

美黛拉创始人赵莹:互联网时代,信息互通最重要

2014年下半年起创业大潮、资本进驻等因素催生了医美行业的发展,在实际的经营中,美黛拉注意到即使是医美经营者之间也存在信息不对称等情况,业界人士也希望能够及时了解发展动向、有更多交流机会。美黛拉在旗下的医美报道成立不到4个月,走访了上百家医院和公司,以行业报道形式展示所见所闻,希望能打造一个信息共享的平台。美黛拉平台上有超过一千万激活用户,600万以上的用户是因为内容下载的美黛拉APP,显示了这一痛点的市场。

美黛拉是一个TO C的医美平台。医美互联网平台是推动医美机构创新的一股力量,在教育消费者、打破信息不对称方面起到积极作用,然而所有医美互联网平台加起来的营收也不到整个行业的1%。

医美互联网平台也要创新,几家医美APP都在寻求线下模式。新氧、更美等医美APP选择了云医院等方式,通过托管、入股等形式,参与到医院运营中去。美黛拉暂时没有开线下医院的打算,原因有三:①医院的红利期已经结束,运营成本高,互联网平台对医院的管理并不熟悉;②自营医院与平台的业务冲突;③医院需要牌照,大规模连锁一时难以实现,而托管医院医生飞刀,暂时还有政策风险。

用户更关心的是安全和服务品质,其次才是高性价比,美黛拉对单靠降低产品和服务品质,用低价吸引用户的做法持谨慎的态度。

在美黛拉销售额前20的机构中,60%是成立在三年以内,且没有大量广告投放的机构,这当中有许多是医生创业机构。这些机构渴望摆脱传统的获客模式,通过业务创新和营销创新驱动获得发展。

医思医疗集团执行董事李嘉豪:医美机构的高效化运营

(背景介绍:医思医疗集团全称为香港医思医疗集团,2016年3月在香港主板上市,为香港主板首家上市的医美机构。大陆A股则暂无上市的医美机构。

其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3月31日,医思集团在香港拥有两间旗舰店、8间标准医美中心、3间整形外科手术中心、3间独立牙科中心;在澳门拥有两间医学美容诊所及一间美容服务中心;在广州拥有一间医学美容诊所。

医思集团共计有员工约700人,2016财年的收入为7.05亿港币;医思有9400位重要客户,平均每人的消费为5.10万港元;医思62%的客户有三年以上的消费记录,逾9成收入来自有效期为一年的预付疗程。在广州拥有的医学美容诊所在2015年6月开业,到2016年3月共收入890万港元,另有310万港元的资本投入。)

先简单介绍一下医思。医思是香港的一个医美机构,在香港的品牌为doctor reborn,主要业务为微整形,手术类业务仅为3%-5%。医思有25位全职医生,2016年3月在香港主板上市,公司估值为26-30亿港币。医思做的比较好的是电脑化系统,医思致力于做好医美机构的医疗服务、运营服务等,让在集团工作的医生专注于将医学类的工作。

医思从五年前开始电脑化系统的建设,苹果出第一台IPAD的时候,医思就给每位员工送了一台。同时医思将整个公司的营运系统、管理体统放在平板中,让员工可以实现云端办公。

在信息化方面,医思是通过如下方式来做的:

1、手机APP。这是最近才开发的,让用户了解自己的预约、服务次数等情况,同时医思也通过APP给用户推送活动等信息,减少沟通成本。

2、分店营运管理。医思的系统将分店每一天的预约等情况全部电子化,并且会直接接入医美仪器,根据不同仪器在不同分店不同使用情况进行加购、维修、调换等应对措施。

3、用户个人资料库。用户在进入店铺的时候就要在IPAD上填写个人的资料,医思会匹配她的后期消费为其服务,同时也会利用大数据针对人群进行服务。

4、所有的信息全部实现实时呈现,而非后期整理,方便及时的管理。

除此之外,医美机构要用专业化、用知识赢得客户的信任,而不是单薄的强调你要相信我。医思每年的营销费用为5%,顾客的复购率达80%。

联合丽格董事长李滨:从业者的几句实话

(背景介绍:联合丽格全称为北京联合丽格医疗投资有限公司,2015年挂牌联合丽格医生集团为医美界第一个成立的医生集团。目前联合丽格共有四十家连锁医美机构,联合丽格的各间美容机构强调医生个人品牌,强调核心医生的参与度。)
现在医美机构存在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要联合起来和医美黑市作斗争,这个斗争是长期的,也十分艰巨,并且目前来看,正规的医美机构做这个斗争是失败的,医美黑市的市场已经占据了全部医美市场的一半以上。

据中整协的数据显示,虽然这个数据可能不太准但是也没有其他的数据了,2015年年度中国医疗机构注册的有7000多家,这也意味着非法的医美机构已经超过了7000家;医美机构的年增长是15%;医美的市场份额有800亿元,这也意味着正规机构的市场份额可能不足400亿元。

造成医美行业混乱的根源最主要在于行业的多种限制和低能、低效的监管。目前医美行业准则是2002年发布的《医疗美容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滞后严重。医美行业市场准入规则严格,但是却重审批、轻监管的现状也使得犯罪成本比较低,医美黑市难以得到遏制。

移动医疗看医美看的是估值,传统医疗看医美看的是利润。低价竞争是一个恶性竞争,容易造成假冒伪劣泛滥;返点是不可取的盈利方式,传统的获客急需改变。目前各家的APP在低价竞争中推波助澜,这种属于医美行业早期的、不成熟的竞争方式非常不好。

医美的未来竞争主要在三个方面:①独特的价值;②市场的个性化;③不同的用户圈层。医美的未来市场一定是“小而美”,而公立医院在未来会退出医美市场的竞争。